常州新北區:一起先征后批程序違法的行政訴判案

2020-09-06 11:16:06來源:網絡

文 / 楊 劍 文溪音

“本案查明事實表明,新孟河拓浚工程所涉集體土地征收確實存在先征后批情形,但集體土地征收的審批手續和公告程序均已完備”,“原告訴請確認補償協議無效,于法無據”,“涉案協議不存在重大明顯違法”。

這是江蘇常州新北區法院2020年8月30日做出的一份行政訴訟判決書的內容。此案的原告是常州市鴻運金馬金屬制品廠(以下簡稱:金馬廠),被告是新北區西夏墅鎮人民政府(以下簡稱:鎮政府),所涉案由是集體土地上非住宅房屋拆遷補償協議糾紛。

對于法院的上述認定,金馬廠負責人徐紅英和律師均感到困惑。法院認定“審批手續和公告程序均已完備”,證據何在?既然認定了鎮政府先征后批,那就違法在先,“涉案協議不存在重大明顯違法”又是啥意思?他們認為,判決離奇,有偏袒鎮政府之嫌。

貓膩:通過信訪,兩年后才給“協議”復印件

2019年12月24日,金馬廠向新北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,稱:2016年鎮政府以新孟河拓浚為由,要求原告配合拆遷。在此期間,原告要求被告出具關于新孟河建設的合法手續,及被告與項目主體之間簽訂的委托拆遷協議等手續,被告一直未能出具。2017年10月,被告口頭通知原告拆遷補償款共計1380萬元,要求原告在空白的《拆遷補償協議》上蓋章簽名,并將《拆遷補償協議》收回。2019年9月,原告才從被告處獲取《拆遷補償協議》復印件,發現補償款僅為980萬元。且被告未向原告出示新孟河項目征收拆遷合法手續及房屋評估報告、附屬設施估價表。被告拆遷的行政行為違法,請求法院判決該協議無效。

金馬廠提交了以下證據:一是《拆遷補償協議》,二是信訪事項回復。證明金馬廠于2019年9月才拿到協議復印件。

鎮政府答辯稱:第一,雙方簽訂的拆遷補償兼具行政與合同的雙重屬性,根據原告提供的權屬證明等材料對房屋、資產等進行評估,達成協議,簽訂程序合法;第二,該協議已經實際履行。原告在2017年11月1日領取了被告支付的部分拆遷款300萬元。

為此,鎮政府提交了以下證據:《拆遷安置協議》、授權委托書復印件、新孟河拓浚項目房屋確權流轉表、拆遷評估報告等。

2020年4月16日,新北區法院開庭審理此案。記者通過視頻旁聽了庭審過程。

經庭審質證,對金馬廠提交的證據,鎮政府代理人無異議。

庭審:案涉協議是空白協議,拆遷程序也違法

對鎮政府提交的證據的真實性及合法性,金馬廠的代理人并不不認可。因為彼時,金馬廠委托代理人簽協議時,拆遷公司工作人員僅在“合計”一欄用鉛筆寫了1380萬元,以及金馬廠的公章和授權委托人的簽名外,其余內容均是空白的。而且這份空白協議,拆遷公司當時也沒有給金馬廠。

對于鎮政府提交的企業搬遷補償資產評估報告、拆遷場地勘察報告、房屋拆遷估價報告三份材料,金馬廠的代理人也不認可,不具有真實性、合法性及關聯性,認為2016年拆遷主體沒有取得征地批文,無權對房屋進行拆遷安置工作,被告作為受委托的單位委托評估公司的行為無效。而且,三份評估報告的評估公司均未履行法定的招投標程序,且評估公司做出后未向原告公示。

開庭后,金馬廠的律師向法庭提交的代理詞進一步闡述了這個問題,認為西夏墅鎮政府在未取得征地批文、未進行征地公告、未組織聽證及公告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的情況下,就直接組織實施了占地拆遷行為,其所簽的協議屬于《合同法》第52條第五項規定的“違反法律、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”,屬于無效情形。

根據《行政訴訟法》及相關司法解釋,行政機關對于是否具有法定職權、履行法定程序、履行相應法定職責以及訂立、履行、變更、解除行政協議等行為的合法性承擔舉證責任。

庭審過程中,鎮政府承認簽訂《拆遷補償協議》時尚未取得征地批文,也未對拆遷事項履行公告程序。顯然,西夏墅鎮政府簽訂協議的行為不合法,在自身不具備法定拆遷主體資格的情況下,以自己的名義委托拆遷公司、評估機構的委托行為自然也不合法。

據了解,庭審結束后,西夏墅鎮政府也未能提交符合證據形式要件的征地批文、補償安置方案、公告證明等。

判決:認定先征后批又稱涉案協議不明顯違法

對于以上爭論,法院是怎么認定的呢?判決稱:根據《常州市新北區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安置辦法》第27條的規定“拆遷生產性企業,由屬地鎮(街道)牽頭成立企業拆遷工作組,拆遷勞務單位、評估單位、審計單位、拆遷人和區征收辦、區房管局參加,相關職能部門現場監督”,并規定了補償方式、面積認定、土地補償、設備搬遷處置補償、特殊物補償等,還就企業涉及拆遷特殊情況,規定由拆遷工作組會商后提出處理意見。故上述規定與案涉協議中的補償項目相對應。涉案協議不存在重大明顯違法。

法院還認為,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協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》第12條規定“行政協議無效的原因在一審法庭辯論終結前消除的,人民法院可以確認行政協議有效”,“本案查明事實表明,新孟河拓浚工程所涉集體土地征收確實存在先征后批情形,但集體土地征收的審批手續和公告程序均已完備”。據此認定原告訴請確認補償協議無效,于法無據,判決駁回原告金馬廠的訴訟請求。

如此判決,金馬廠負責人徐紅英和代理律師均不能接受,立即提起上訴。上訴認為:

第一、動遷指揮部不是拆遷主體,無權制定拆遷補償安置辦法!冻V菔行卤眳^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辦法》的制定主體是常州市新北區征收(動遷)指揮部,按照相關法律的規定,有權制定拆遷補償標準的主體應為房屋征收部門,且該征收補償方案需經市、縣級人民政府進行論證并予以公布,征求公眾意見后方能施行。顯然,動遷指揮部不是拆遷主體,無權制定拆遷補償安置辦法,其制定的文件是違法的,更不能作為拆遷依據。另外,作為構成《常州市新北區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辦法》重要組成部分的的拆遷補償標準的五個附件,被上訴人一直未能提供,上訴人對五個附件的內容一無所知,被上訴人也未能提交作出補償安置標準的合法依據。

第二、案涉評估報告已超過規定可使用期限,不能作為拆遷補償的依據。從安置補償決定的內容來看,落款時間為2018年11月,而被上訴人庭審中提交的兩份評估報告有效期為1年,自2016年9月17日起至2017年9月16日止,已超過有效期。

第三、認定復印件具有法律效力,不符合證據規則。一審法院在鎮政府沒有提供原件核實,也沒有要求鎮政府說明復印件來源并核對無誤的情況下,就認定鎮政府補交的《常州市人民政府征收土地方案公告》《常州市國土資源局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》復印件具有法律效力,顯然不符合證據規則。況且,也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規定,只要是行政機關提交的書證復印件,就視為原件。

退一萬步講,假設上述兩份公告的內容是真實的,根據《土地管理法》的規定,征地公文、補償安置方案也應向公眾進行公告。原審中,鎮政府沒有提供上述兩份公告已經履行公告程序的公告證明。那么,法院就認定“集體土地征收的審批手續和公告程序均已完備”,依據何在?

這起可謂艱難的民告官案,9月8日將在常州中院二審開庭。徐紅英希望常州中院能真正查明一審存在的諸多問題,排除干擾,依法作出公正判決。

[責任編輯:蔣杰]

最新內容

法制與社會雜志國內刊號:CN53-1095/D 云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D-2016-03 工信部備案號:滇ICP備13003036號-1

關于我們| 聯系方式| 版權聲明| 工作人員| 記者公示| 新聞許可證| 營業執照| 刪稿指南| 新聞訂閱

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886號

云南法制與社會雜志社 版權所有

(^ω^)MG108好汉客户端下载 最新足彩胜负彩任选9场 北京股票投资公司 欢乐真人麻将安装 彩票网站源码 2021固定公式规律 北京时时彩人工计划 pc蛋蛋28走势图应该怎么看 河南11选52018070422 快乐10分开奖查询云南 乐游棋牌漏洞 博彩网站测评一Welcome 东森彩票平台好吗 浙江体彩6十丨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10分玩法 浙江11选5遗漏号码 网易快乐扑克3